阿海是個沉默的情人。他不羅曼蒂克、他的嘴巴不甜、他不會含情脈脈的望著小玫。他說話不帶感情,有時候冷淡的連小玫都不知道要怎麼辦。

小玫是最能忍受阿海的個性的人。兩人在天真的十六歲相識。先是做了兩年的好朋友,然後在高中畢業舞會的前夕,阿海打了通電話給小玫:「玫,沒有人陪我去舞會。妳當我的舞伴吧?」


就這樣問著小玫,也沒有問問看小玫是否已經有男伴了。

小玫的反應也是很平淡:『好呀。』

「嗯,那就這樣。我明天晚上來接妳。」阿海掛了電話。

小玫取消了跟她原本男伴的約定,畢業舞會當晚跟著阿海去了。

阿海是個聰明的男人。大學畢業後,他很快的取得了許多電腦有關的職照,大學讀到第二年末時,他就已經找到了一小時四十元美金的工作。小玫沒有考進一所四年的大學,所以在專科學校讀了兩年後,也開始找工作。

「玫,妳在我上班的附近找工作吧,這樣我找妳比較方便。」

當初小玫在找工作時,阿海說了這麼一句話。小玫平淡的點點頭,在離阿海不到十分鐘路程的地方找到了工作,在一家公司做資料輸入。

成為男女朋友,是在小玫找到工作又過半年,一個晚上兩人一起看? F場電影後,吃宵夜時小玫問道:『海,我們是什麼關係呢?』

阿海看了小玫一眼,「妳覺得是什麼?」

小玫已經習慣了阿海冷淡的態度了;他對每個人都是這個樣子。

『我們是? k女朋友…吧。』小玫輕輕說道。

「嗯,是呀。」阿海只是這麼說。

兩人之間,說話總是這麼單調冷淡。可是下雨的夜晚,阿海總是會帶著雨衣、雨傘,到小玫上班的地方等她下班。阿海熬夜時,小玫會到阿海家照顧著他,陪著他到天亮。就是這樣的關係,又維持了三年。

一晚,阿海忙著公事,又在熬夜。小玫煮了宵夜、收拾了房間後,躺在阿海的床上休息。

不知道忙了多久,阿海說道:「玫,我送妳回家吧。我看妳今晚特別累。」

小玫沒有回聲。阿海轉身一看,小玫已經睡著了。

阿海輕輕的在小玫身上蓋了一層棉被,坐在一旁望著她熟睡的臉。他捨不得將他的視線移開。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小玫慢慢醒來。當她發現阿海就坐在她的身旁時,她趕忙坐直:『你快去忙你的呀。我怎麼睡著了…』

阿海沒有說什麼,只是看著小玫。小玫有點不好意思,微微一笑:『你在看什麼啦?我睡著時流口水了嗎?』用手擦了擦臉頰。

「我覺得妳這樣太辛苦了。」阿海說道,「妳搬來我這裡住吧。」

小玫一愣,輕輕一笑:『這件事不能依你。我們又沒有結婚,我不能跑來跟你同居。我父母會很傷心的。』

阿海點點頭,從口袋? ? 出了一個戒指:「那妳就嫁給我吧。」

小玫整個人呆在那裡,阿海說的每個字都在她的腦裡重複著。看著阿海手中的戒指,視線慢慢開始模糊。

『你…怎麼這麼突然…』

阿海將戒指戴上小玫的手指上:「本來這個戒指,是要哪天妳等不及的問『我們該結婚了吧』之類的話時,再拿給妳。可是看著妳熟睡的臉,我突然發現我好想每天都能看到妳,更不希望妳再這麼奔波疲勞了。」

看不清楚的視線,慢慢轉移到阿海的臉上。

『你真壞…原來壞主意打了這麼久了…』

阿海在小玫的臉頰上親了一下,「乖,睡吧。」

看著阿海坐回電腦前的背影,她只是微微笑著阿海的傻;她現在怎麼可能睡得著呢?

粗心的阿海、沒情調的阿海。

可是夠了,這一個感動可以讓小玫過完一生。

走到阿海身後,她輕輕的摟住他,『我愛你。』

阿海停止了手邊的工作,握住了小玫的手:「其實,我已經愛妳好久了。」

小玫只是緊緊的摟著阿海。想不透自己怎麼讓這麼一個沒情調的人擄走了自己的芳心,她只是甜甜的笑著。

愛,其實很簡單。


pen183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起司大頭豬*
  • 呵呵~!!<br />
    的確很簡單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