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嗨喲,起床起床起床!」
床頭上的小豬鬧鐘又開始吵鬧,海薇瞇著眼,又抱著棉被枕頭繼續賴床。
「薇薇,起床了,不然上班又遲到了。」眼見鬧鐘無效,媽決定親自出動。

「哦……」
「快洗臉穿衣服了。媽把牛奶和三明治放在桌上,帶到公司吃早餐!」

「哦。」這傢伙嘴裏應著,卻繼續閉著眼睛呈半彌留的狀態。
「不要只是『哦,哦的』,媽在妳這年紀的時候,都生妳大姊了,怎麼妳還像小孩子一樣,一天到晚要別人操心。」

她終於很不甘心地一頭蓬髮地坐起來。
「媽,求求妳,人家現在可以搭捷運去上班,以後讓我多瞇十分鐘好不好?」
「好。不過,妳以後最好別回來嚷嚷:『媽,公司這次又扣我三千塊錢薪水當遲到基金啦!借我錢付信用卡費吧……』,我可不要同情妳咧!」

海薇滿嘴牙膏泡,咕嚕咕嚕地說:「難道妳忍心看女兒睡眠不足地去上班?」
「誰教妳不早點睡,與其看妳猛打呵欠,媽更不忍心看到妳的薪水總是變成同事們吃喝玩樂的基金。」

「哎喲,一大早別猛提人家的傷心事嘛!」
海薇正打算把三明治、牛奶盒放進皮包時,突然叫了一聲:「哇!好燙的牛奶。」
「太概是我把它熱太久了,妳把封口打開讓牛奶涼點再喝。」
「好。」她把盒裝牛奶拎在手上,「媽,我去上班囉。」
「外頭下雨,記得帶傘,下班早點回來。」

起點,動物園站
自從搬家到動物園站附近,海微立刻從「不幸的塞車族」搖身一變成為「幸福的捷運族」,以往搭公車要一個小時才能到南京東路,現在只要二十分鐘,而且一定有位子坐。

「嘻,幸福幸福。」
一上車,她就像另外那幾個也差不多是這時間神出鬼沒的熟面孔一樣,眼明手快地找到了山明水秀的位子,滿心歡喜地打算繼續補眠。
不過手上那盒燙兮兮的牛奶,因為加熱所以裏面的空氣鼓了起來,好像快要爆炸的樣子;為了避免發生慘案,她決定把盒口先打開,讓牛奶透氣。

可是正撕開牛奶盒的時候,她頭上出現彷彿神明的聲音勸告著──「小姐,捷運車廂內是禁止食物和飲料的。」這聲音還十分好聽。

晴天霹靂的一句,使得車廂中許多眼光投向這兒,頓時害她覺得很丟臉。

海薇順著這個囉嗦的「糾察隊」聲音來源瞄了一眼,一個穿黑西裝、藍襯衫、黃領帶,看起來滿雅痞的年輕男子,半笑半正經地面對著她。

通車數個月來,她經常遇見這個長得還不錯的男子;但所有善意的美麗幻想從此都因他的「管閒事」而破滅。

「我沒有喝啊,我只是把盒口打開而已。」雖然這是事實,但是外人聽起來實在很像是八點檔x珠格格的狡辯。
「妳這樣做會被捷運局開罰單的,知道嗎?」藍襯衫的語氣依舊是滿溫和的。
可是,這麼愛管閒事的行為實在讓海微氣結。
「你管我幹嘛?被開罰單是我的事。」加重語氣,「感謝你的雞婆。」
「雞婆?」藍襯衫很有風度地解擇,「大家一起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有些規則總是要遵守。」
「你這個男人真是囉哩叭嗦,到底要我怎麼樣嘛?」她凶巴巴地反問藍襯衫,「要捉拿我和牛奶去警察局自首,是不是?」
藍襯衫無辜地聳聳肩,「沒有這麼嚴重吧。」
「小姐─」路人甲為他拔刀相助了起來。「妳人長得這麼漂亮,可是個性不要這麼凶嘛!依我看來真的是妳不對。」
「是嘛,是嘛。」路人乙也出現。

海薇一時臉紅語塞,只能吹鬍子瞪眼睛。下一站,辛亥。

「下一站,辛亥。」車廂廣播預告起來。
正如坐針氈的她,實在受不了四周注目的眼光;所以車廂的門一開,她乾脆拎著那盒闖禍的牛奶第一個就衝出去,決定提早下車。

「辛亥、麟光、六張犁、大安、忠孝、才到南京……」邊等下一班車,邊望著捷運站的地圖數著。
愈數海薇的臉色愈黑暗,「完了完了,這下子我一定又遲到啦。都是藍襯衫那掃把星害的!」
每天早上都在九點邊緣掙扎的她,還是沒有「應該要早起」的覺悟。

「小姐。」又是那個好聽的沉穩聲音。
一回頭,她立刻火冒三丈地叫,「喂,你這人怎麼陰魂不散的啊!」

藍襯衫搖著頭,伸出手遞給她,「這是妳的傘吧?」
原來剛才匆忙間,她又粗心大意地忘了把傘帶下車。

這個時候她真恨不得地上有洞。
拿人手軟的道理讓她乖乖地低頭接過傘,心不甘情不願地擠出謝謝兩個字。

「你不會是特地為了我的傘追下車的吧?」海薇有點心虛地問。
「是我害妳提早下車的吧?」藍襯衫反問。
「本來還以為今天一定不會遲到。」她癟著一張臉,「害我又要被罰錢了!,我一定是被魔鬼詛咒了才會創下連續十天遲到的歷史紀錄。
藍襯衫不可思議地笑,「連續十天?妳真是厲害!為什麼不早點出門呢?」
「你這人說話怎麼和我媽一樣,真囉嗦。我今天一定會被送進經理室挨罵。」
她笑了一下,「其實啊,我才不怕我們經理,我比他還凶。」
他莫名其妙地大笑起來,「這一點我絕對相信。」
海薇瞪了他一眼,然後嘆了一口氣。
「哎,可是我經理既nice又帥,所以我才不想被他罵,好丟臉。」
「原來妳暗戀妳的經理。」
「你管我?哼!」海薇的嘴又噘起來。
「管妳?再也不敢了,免得害我們倆都遲到。」
「喂,」她一笑泯千仇似地問:「車來了啦,你要搭到哪一站啊?」
「南京東路。妳呢?」
「我也是。走吧,上車。」

於是,她和害她又要被罰錢的「魔鬼」,一起搭下一班車去上班,真是始料未及。

公司,南京東路站
「葉海薇,裘經理要見妳。」
「這下子大禍臨頭了……」海薇心裏想,經理一定是為了最近遲到的事,只好硬著頭皮去經理室。
果然。

「聽說妳最近常遲到?」年輕瀟灑的經理開宗明義地問。
被暗戀的男人發現自己懶散的缺點……
她只好無奈地點點頭,「對不起。」
「海薇,我承認妳是個鬼點子多的聰明女孩。可是天才總是有些壞習慣,妳一定要改掉才行。好吧,今天又是什麼理由?」
「因為『牛奶太燙』,所以我和人在捷運車上吵架。」
「哈哈哈,」裘嘯天被她有點無厘頭式的回答弄得哭笑不得。
「妳真不虧是做廣告創意人。」
「是真的啦!」海薇咬牙切齒起來,「要不是因為有個愛管閒事的傢伙,我才不會遲到。」
「不要激動,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妳的生活情況而已……」裘嘯天要她克制一下,
「順便想提醒妳,不要為了這些小事而影響到妳的前途。」
海薇一臉被推下地獄裏的表情。「什麼?公司要fire我了嗎?裘經理你怎麼沒有幫我求情啊!」
「傻瓜,妳不要這麼緊張好不好?」裘嘯天露出神祕表情,「其實剛好相反……記不記得上次妳提的廣告企劃案?經過初審比稿,業主對妳的東西很有興趣。」
「那個民營大哥大的案子?」她開心地尖叫,「真的?」
「是啊,妳想想,如果我們能拿到那個case,對我們這間中級規的廣告公司來說會帶來很大的營收和知名度。如果妳能在最後比稿時好好表現,打敗『國威』的企劃案拿到case,老闆說了,除了獎金還要升妳小官。」
「哇!名利雙收耶──」海薇的眼神見錢眼開地閃亮起來,「真的?」
「當然,經理沒事不會找妳開這種玩笑的。」
「可是,這壓力好大哦。」她對裘嘯天伸伸舌頭做個鬼臉。
「所以囉,今天妳們這個team要好好加強最後模擬作戰內容,明天我們要一起去說服客戶。妳知道嗎,這次比稿的對手是『國威廣告』,人家可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廣告公司,和他們那個精英雲集的團隊競賽,我們一定要有更突出的表現才行。」
「又是『國威廣告』啊?」海薇的語氣像突然漏氣的皮球,「每次我們的大case到了最後關頭,都被他們那個海盜公司給搶走。」
「妳沒信心了?」裘嘯天用眼神問著。
「才不會哩!我就像無敵鐵金剛一樣──愈戰愈堅強!」她自信滿滿地唱著兒歌來。
「經理,相信我,我絕對不會讓你丟臉的。」
「好,我就等妳這句話。回去好好準備。」
「嗯。」
「還有,妳不要忘了明天早上要和我去客戶那兒……」
「知道啦,」她把話接下去,「我發誓明天絕對絕對絕對絕對不再遲到了。」
彷彿在發誓再也不要胖回來的廣告似的,說完,兩個人相視一笑。

回到了工作檯位上。
「葉海薇,妳今天很認真的樣子嘛!不打算下班啦?」同事問。
「加班。」海薇從工作桌前抬起眼,「我正在為我廣告事業的前途奮鬥,打算在公司熬夜耶,明天我要到客戶那裏去幫他們洗腦。」

她很興奮地把企劃案拿起來給同事瞧瞧。
「『尋夢計畫』?別的廣告不是已經選出一個美麗女孩和帥哥明星一起拍了廣告?」
「我們的不一樣啦,」海薇解釋下去,「現在都是強調和消費者互動嘛,所以我們的整個系列廣告內容也會先請觀眾投票決定男主角最想遇到的是什麼人、什麼地點、場景,然後再把手機扮演的角色巧妙地融入劇情等等。」
「好吧,妳若要我支援,隨時奉陪。」

終於,海薇抱著一本紮紮實實的企劃書,像在演霹靂電台的布袋戲般地自言自語。
「嘿嘿嘿,『國威廣告』,等著看我怎麼收拾你們吧!」

那天,他是從木柵站出現……

隔日,帶著熊貓眼的海薇,無精打采地準時坐在捷運車上。列車到達下一站,有人到了她身邊的空位。
「喂,『牛奶小姐』,早安。」
意識朦朧的她嚇了一跳,側頭一看,是昨天的藍襯衫先生。
「好巧哦,又遇見你了。」她很開心地他打招呼。
「不錯嘛,葉小姐妳今天比較早出門。」
「嘿嘿,而且我今天沒拿飲料哦,不能趕我下車了吧?」
「我才不想把能美化市容的漂亮小姐氣下車咧!」蘇羿笑得迷人地繼續,
「其實我每天搭捷運上班時,常常會在人群裏發現妳,倒是妳從來沒注意過我吧。」
「拜託,我這隻愛睡蟲利用時間來閉目補眠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看帥哥。
「真的?」他笑著問。「怎麼我發現妳的眼睛常往我這邊瞟哦。」
「臭美!那是因為你拉鍊沒拉好吧?哈哈。你怎麼知道我不是在看別人?」
「因為我每次一上車都會下意識地看看妳在不在?昨天,只是想找牛奶當藉口和妳搭訕罷了。」
「沒想到我腦羞成怒。嘻。」
「是啊,妳好凶哦。」
「好吧,我承認,我真的偷看過你幾次。」事實上,她根本看了人家不知道幾百次。
「你是不是在服飾總代理商上班?你穿衣服亂有型的嘛!」
蘇羿算是很會打理的男人,總能用沉穩的顏色質料讓自己顯得有精神又體面。
「哪裏,應該還是那位被妳暗戀的經理比較帥吧。」他略帶醋意地。
「你怎麼還記得我和你說的那件事,記性真好。But──不要乘機換話題……說,你下班是不是要去約會?」
「妳幹嘛打聽那麼多?目前我沒有約會的對象,除非妳自願報名。
「好吧,這一點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海薇覺得蘇羿這傢伙挺迷人的,一起出去約會吃飯應該無所謂。

「說要請妳出來吃頓飯可是認真的哦。」蘇羿看來挺誠懇地繼續說道:
「因為今天我要去談一件生意,談成的話,晚上我請妳去麗晶吃義大利菜慶功;不成功的話,我帶妳去淡水吃海鮮吹海風,幫我去去霉運。妳覺得怎麼樣?」
「這計畫聽起來不錯呵!」說著說著,海薇的呵欠又來了。「呵呵呵──」
「怎麼妳今天這麼沒精神,熬夜嗎?」
她點點頭,「很命苦,快四點才睡。我在廣告公上班,今天要去見客戶,所以昨晚臨時抱佛腳準備了一晚。我發誓這個嘔心瀝血的大作一定要成功。」
「妳也在廣告公司上班?」他語氣提高了些,這麼巧,我們是同行。」
「你在哪一家高就啊?」海薇好奇。
蘇羿似乎有些得意地提起他服務的公司。「妳有沒有聽過『國威廣告』?我是創意總監兼股東蘇羿。」

本來還被睡魔糾纏不清的海薇,聽到「國威廣告」這四個字,突然睜大了眼睛醒過來。
她眼底彷彿閃過一道寒光:「原來你是『敵國的』人馬?」
蘇羿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妳說什麼敵國的啊?聽起來好像我是共匪。」

「差不多了啦!」海薇氣呼呼地,「你們這家海盜公司搶了我好多案子,說!你今天是不是要去談大哥大廣告的案子?」
「那個案子剛好是我負責的。」他沉下臉,看著海薇,「不……不會這麼巧吧?難道妳就是『新銳廣告』的葉小姐,傳言中的鬼靈精怪?」

海薇倒是沒想到自己在同業間也被人恨得牙癢癢。「鬼靈精怪?你乾脆說我『青面獠牙』算了。」
「我今天終於見到高手的真面目了,沒想到是個小美女。」
「彼此彼此,你不用拍馬屁。」
蘇羿還是很有風度地微笑,「今天的晚餐,妳願意賞個嗎?」
「我看不必了。」海薇冷淡下來,「哪有打勝仗和敗仗的人一起慶祝的道理?我不是那種虛偽的人。」
「葉小姐,那只是公司之間的君子之爭而已,大家都有機會。我希望我們能因此成為好朋友。」
「對不起。我不想給自己帶來困擾。」
「考慮一下,下班前打行動電話給我,好不好?」
「我不會打的。」
「好吧,」蘇羿的語氣帶著一些死心的沉重,「既然妳都這麼說了。我也不好勉強。」
畢竟,他也不是會對感情死纏爛打的人。

列車一站站經過車廂上標明的地圖。海薇看著隧道中自己的臉映在反光玻璃上,靜靜地,兩個人都沉默著。

捷運到了南京站。「再見。」他說,海薇卻是頭也不回地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情敵?朋友?我們捷運中山站見。

「才一站的距離,我們搭捷運去見客戶吧?那邊停車不便。」
「好啊。」
海薇、裘嘯天和兩個team裏的同事才出了捷運站,遠遠地就看見七、八個全穿著深色西裝的年輕男子,從客戶豪華的企業總部大樓走出來,似乎仍在熱絡地討論案子的內容和心得。

「國威的人。」裘嘯天悄稍地對海薇說:「很壯觀的人海戰術對不對?看來『國威』他們很重視這個case。連蘇羿都親自來督軍。」
「經理,你認識蘇羿?」海薇也看見了個兒高高的蘇羿。
「何止認識,他是我大學同學。海薇,妳也認識他?」

海薇點點頭,「典型的『因誤會而認識,因了解而分開』,前後不到兩天的時間。我搭捷運時常常遇到他,昨天就是他害我遲到的,今天又發現他是我們公司的世仇真不幸,這傢伙居然還是你同學。」

「怎麼說呢,」裘嘯天看著她,「其實他是個很優秀的人。我相信我和他都欣賞彼此的才華,可是,因為一直處在競爭的環境中,『瑜亮情節』讓我們一直以對方為假想敵。」
海薇點點頭,「我懂。」

其實她心中也懊惱著,如果他不是國威的人,或許在感情的地圖上,未來他們還有一起追尋夢想的可能。
而那頭走過來的蘇羿,正看著海薇和裘嘯天狀似親暱地交談,一種複雜的情緒頓時糾結在他心口之間久久不能化開,好像學生時代發現了心儀女孩子其實早有了男朋友的那種情緒。

蘇羿經過他們走進捷運站前,只是淡淡地對海薇說了聲,「嗨!」
倒是裘嘯天半開玩笑地叫住他,「喂,蘇羿,看見老同學也要打聲招呼吧?」
蘇羿笑了一下,「你不是老打電話問候我嗎?」
「那叫刺探敵情。看你們今天這樣聲勢浩大,一定又是有備而來。」

「各憑本事吧。前一陣子你們的葉小姐也給了我們很多教訓,不過,我今天終於見到她的廬山真面目了。」他小聲地給同窗老友勸告,
「嘯天,這麼好的女孩就在你身邊,不好好把握,小心像廣告case一樣被我給搶走。」

裘嘯天對著蘇羿友善地一笑,低聲地回答,「我們不會苦命到連愛人都要搶同一個人。」

「這是你親口說的?」
「你放心,也許我還能幫你。」
「是嗎?」蘇羿似乎明白裘嘯天的意思。
「我再打電話給你。」
「無論如何,祝幸運。」

海薇不知道這兩個像是在說腹語的武林人士稍稍地正在談她,故意站得遠遠,不讓自己有任何和他說話的機會。
安靜地跟著裘嘯天到了客戶的公司,把企劃提案和對方詳細地說明後,剩下的,就等著最後定案與否的通知。

焦急不安了幾天,海薇從AE和經理那裏得到了消息。
「對方決定把案子交給國威做。」裘嘯天沉重地宣布,「雖然對方一開始透露出的口風表示我們的企劃比較生動有趣,勝算很大;可是後來國威居然很快地改變企劃方向,聽說廣告內容是個挺動人的愛情故事……總之呢,我們都盡力了。大家辛苦了。」

「我就不信他們有多強!憑什麼對任何case都能予取予求?哼!」
海薇雖然氣,可是也無可奈何。另一方面,她還是經常在上班搭車時看見蘇羿,遠遠地一見到他英挺的身影,為了避免尷尬,她總是假裝閉目假寐,
直到聽見車廂預告說「下一站,南京:…」時,她才趕緊睜開眼睛匆忙下車。

好幾次,蘇羿都想過去和她說話,卻因為人潮洶湧,不想兩個人站在車站裏出現不知該說好的窘態而打消了念頭。

關於忠孝復興站附近的那堵電視牆這家大哥大門號的廣告片開拍了。
因為內容有愛情故事的味道,於是找來了當紅的女星和男演員,報上也陸續刊載了相關新聞。

「妳們知道嗎?『國威』連今天晚上的廣告首播都向記者發新聞稿。」午餐時,裘嘯天發現了這條新聞。
「他們真了不起喲!」海薇一想咬著漢堡,一面酸溜溜地說。
「說真的,廣告的威力真是無窮,現在連我都想回家看那部廣告片的首播。」
「不准看!」海薇故意嘟著嘴,霸道地說:「經理,你怎麼可以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呢?這個case本來是我們的耶。」
「好了啦,小姐,這都八百年前的事了,還在跟自己過不去。」裘嘯天搖搖頭,
「海薇啊,妳一定是『義和團』投的胎。」
「換作是你,你也會恨死『國威廣告』的;老是讓我的嘔心瀝血之傷在瞬間化為烏有,還害我『人財兩失』。」
「妳這個傻瓜……」裘嘯天實在拿她沒辦法。

「我下班要去SOGO逛街,妳們去不去?」她問其他女同事。
「外頭下雨耶,妳不想早點回家啊?我不去。」
「我也不想。廣告人要有專業精神,我要回去看『敵人』的廣告片,反省嘛!」
「是啊,沒事早點回去,妳媽在家等妳吃晚飯吧?」裘嘯天試探地問。
「才不要現在就回家,我要去逛一下街,透透氣。」

於是,這個不想回家看電視面對現實的傢伙,下了班一個人晃去忠孝東路溜達。
擠過百貨公司的騎樓前,海薇還以為有什麼好康的東西在「SALE」、還是劉德華之類的明星來了;沒想到,她發現許多人站在電視牆前,就為了看那支大哥大門號的廣告首播。

「好,。我和你拚了。」既然擠了進來又擠不出去,她決心瞧瞧對方的本事。
沒想到,故事出奇的清新簡單。場景就是她熟悉不過的木柵捷運線,配合著一張沿線的地圖。

微帶藍色調的鏡頭彷彿是男主角的眼睛,來來回回地穿梭在上下車的人群,鎖定在每天同車卻相見不相識的女主角身上,並配合著男子感性的獨白:
「是的,在這些車站間,我每天都能看見妳。而妳,記得我嗎?很想和妳說,其實人和人之間最遠的,不是距離。而是我就站在妳身邊,妳卻不知道,我喜歡妳。」

最後一幕,是男主角把電話號碼夾在地圖裏遞給女主角。隱約地,還看得出來女主角膝上的紙袋裏是一瓶牛奶。
「如果妳願意讓我陪妳尋找夢、看世界,請打個電話,我。」

海薇認出來這個幕後的配音,那是蘇羿的聲音。剎那間,她覺得自己的心裏彷彿有個海平面上突然捲起的浪。莫名地,她突然好想見到他。

是終站,也是起站……

心情微微沉重地,海薇坐上往市郊的捷運。
不明白為什麼之前的自己那麼驕傲不服輸,是因為潛意識想保護自己嗎?
二十分鐘後,車到了終點站市立動物園,整列車廂幾乎只剩下她。

收拾了一下心情,她走出了車站;
突然發現有個人撐著雨傘在等她。
是蘇羿?掩飾不了臉上的驚喜,「你……你怎麼會在這兒?」
「我在等妳。」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一站下車?」
「我打了一天的電話去煩裘嘯天,他沒和你說吧?」
「為什麼?」
「下雨。」
「啊?」
「我今天早上看見妳沒帶傘,有點擔心。而且,這一整天我真的好想見妳。」
「可是,你的廣告今晚首播。我剛在忠孝東路那邊看到了……」
「是嗎?」
「我很感動。拍的很好,真的。可惜你沒看到。」

蘇羿看著海薇,認真地說:「對我來說,真正的『首播』,是在這裏。」
他指指捷運站和她,「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
「其實是我不對,太小心眼了。」
「傻瓜。」他揉揉她的頭髮。
「來,這個給妳。」走出捷運站,他學著廣告裏的男主角,順手拿了一張摺起來的轉乘地圖給她。
她抬起臉看蘇羿,「我們要學廣告一樣,把劇情拍完?」
他點點頭的瞬間,海薇彷彿聽到了他哼出廣告中那句似曾相識的旁白,「……讓我陪妳尋找夢、看世界。」
「這句話太夢幻了,我要平實的幸福。」
「好吧,那明天起,我每天搭捷運陪妳上班。」
「嗯。」
她笑得好甜蜜。於是,蘇羿一手把她摟進了雨傘下……



pen183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AZY99
  • 還不錯的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