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中住了一個天使
美麗而不可侵犯
你膜拜她 推崇她 愛戀她
追逐著她那遙不可及 淡淡柔柔的一笑

我的眼中有著你追尋她的身影
我的悲傷 我的哀愁 我的心碎
無處擱淺

你追逐她的身影太快
我追不上你
遠遠的對你露出一個祝福的微笑
一句未曾說出的"喜歡你" 迴盪在耳際
悄悄告訴自己
只是聽錯而已

一個露珠未乾的早晨,我邊做體操邊慢跑,忽然有人從我身後拍了我的頭一記:「早ㄚ!Tiffany。」
「你幹嗎ㄚ你?別亂碰我。」我不客氣的朝來人的肚子揮去一拳。
「妳這女人怎麼這麼兇ㄚ?小心嫁不出去。」Ken揉揉發疼的肚子說。
「謝謝你的關心喔!不過我嫁不嫁的出去跟你有什麼關係ㄚ?」
我朝他皺皺鼻子,他作勢要掐我的脖子,
我趕快跑到他旁邊一直沒說話的男人身後:「ㄚ!救命ㄚ!Carl,Ken要謀殺我。」
Carl溫文的笑著:「我拜託你們倆個好不好,不要一見面就吵架,像小孩子一樣。」
Ken、Carl和我是同一家廣告公司的同事,因為同一個製作小組,又住在附近,所以我們三個人可以算是很好的朋友。
Ken和Carl不但是吊事,也是以前的同學,現在還住在一起,我沒事都會到他們家串門子。
「ㄟ,Tiffany,今天廣告就要開拍了ㄝ!妳準備好了嗎?不要到時候榔天窗,可就難看了喔!」Ken壞壞的衝著我笑。
「唷!什麼時候你大少爺也懂得關心我啦?
我還一直以為你只會蹺腳喝茶看報紙而已呢!」
Ken就是喜歡逗弄我,嘴巴壞的可以。
「說真的,Tiffany,這次的廣告很重要,妳有沒有把握弄好?」Carl關心的問。
他是我們之中最沉穩的,成熟穩重,臨危不亂,做事情有條有理,是一個可以依賴的工作伙伴。
「還是我們的Carl關心我。你看看、你看看,人家的問話就是不一樣,多令人感動ㄚ!」我將手伸進Carl的臂彎裡,挑釁的看著Ken。
「企, 我的溫柔是要留給我女朋友的,幹嗎用在妳這種粗魯的女人身上ㄚ?」
Ken一副嫌棄的表情。
「對啦!誰都知道你女朋友多的跟什麼一樣,小心你哪一天翻船喔!」
「妳放心,憑我這麼英俊瀟灑,什麼誼的女人我搞不定。妳ㄚ!只能算發育不良吧!」他惡意的朝我胸前瞄了瞄,我馬上用手掩蓋。
「我看你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吧!」
「妳是葡萄?別笑死人了,我看妳是芭樂還差不多。」
他一說完,拔腿就跑,我跟著在後面追:「你說什麼?給我站住,你這個臭男人。」
Carl在後面無奈的說:「你們別再吵了好不好?」
--------------------------------------------------------------------

拍攝廣告的現場,我蹲在一旁和導演討論著拍攝內容,Carl端了兩杯咖啡走過來:「辛苦啦!先喝杯咖啡吧!」
我接過咖啡,感激的說:「謝謝你,Carl,你真的好體貼喔!」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我會以為妳愛上我了。」
他對我眨眨眼,調皮的說,把我逗笑了。
「你怎麼跟Ken一樣不正經ㄚ!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來你是跟Ken住太久了,被汙染啦!」
我開始收拾手邊的資料,大概都討論的差不多了。
「是嗎?其實Ken不算壞ㄚ!」Carl很厚道,總是會幫他說話。
「真的嗎?」我瞄了瞄Ken站在佈景旁跟女模特兒搭訕的情形:「你認為還有更糟的嗎?」
「他只是愛玩了點,妳知道他那個人的嘛!愛會說話,很會逗女孩子,其實他不是很壞。」Carl說的好像有點心虛。
「他這樣遲早有一天會被報復。」愈看愈生氣,我突然朝正在打情罵俏的他們走去:「Ken,你怎麼可以拋下我呢!你答應要陪我去吃飯的ㄚ!我現在有空了,走吧!」
我把手放進他的臂彎裡,靠在他身上,一副小女人的樣子。
Ken好像被我嚇了一跳:「ㄝ~妳……」
女模特兒臉上有著明顯的不快:「你不是說你沒有女朋友的嗎?」
還等不及Ken回答,我馬上故做驚訝的眨眼:「他是這樣跟妳說的嗎?Ken,你真是壞死了,我不就是你的女朋友嗎?真是個調皮的小壞蛋。」
我裝出嬌嗲的聲音,用指尖戳著Ken的寬厚胸膛,在心裡竊笑著。
女模特兒狠狠的瞪了我們一眼,轉身就往後台走去。
「喂,妳是怎麼搞得ㄚ?」Ken追問著我,一副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
我終於忍不住的狂笑出聲,一旁的Carl也笑了出來。
Keo恍然大悟的說:「喔!原來妳耍我。妳這女人,我絕對不會放過妳的,納命來。」
他伸出魔掌準備搔我癢,我邊笑邊躲的跑開:「你不要鬧了啦!走開,不要再搔我癢了,求你饒過我這一次,Carl,救我ㄚ,我跑到Carl身後去避難,又笑又喘的。
Ken齜牙裂嘴的裝怪獸嚇我:「我要把妳當成下酒菜吃掉。」
Carl笑著幫我擋開了Ken的虎視眈眈:「別鬧了。對了,Tiffany,晚上要不要一起來吃火鍋?」
「你們要吃火鍋ㄚ?」
「喂~妳幹嗎聽到有吃的就把眼睛瞪這麼大?」
Ken捏了我的臉一把,我作勢要咬他的手指:
「幹嗎?你還怕被我吃垮嗎?小氣鬼。」
「妳說什麼?我堂堂男子漢還怕被妳這個小女人吃垮?妳也太看不起我了吧!晚上叫妳吃到撐。」就知道Ken經不起激,隨便說幾句就上勾,像小孩子一樣。
「我會買啤酒過去的,你們可要等我,不要先吃了喔!」
「知道了,真囉嗦,妳要是真的太慢,我可不管妳。」Ken就是喜歡跟我鬥嘴。
Carl隔開我們像鬥魚一樣的互瞪:「好啦!你們兩個早也吵、晚也吵,你們不煩我都煩了。趕快收拾收拾東西,今天的拍攝工作已經結束了。」
抓起Ken手中的車鑰匙,我朝他扮了一個鬼臉:「你的車借我開吧!」
「ㄟ~妳開走,那我開什麼?」Ken拉住我的手臂。
我把他的手掰開,指了指Carl:「你不會坐Carl的車回去喔?我是去幫你們買啤酒ㄝ!」我得意洋洋的甩著他的車鑰匙離開,Ken在後面咬牙切齒:「沒看過這麼番的女人。」

半個鐘頭之後,我到了他們家門口,按了好久的電鈴,Carl才來開門。
「怎麼搞的,這麼慢。」我提著一大包的塑膠袋,把它砰一聲放在桌上。
「小姐,妳小心一點好不好?差一點弄翻我們的火鍋。」
Ken正在放火鍋旁,被我嚇了一跳。
「這裡有一打啤酒,重死我了。」甩了甩快脫臼的左手,我將車鑰匙拋給他。
「妳怎麼買這麼多ㄚ?」他接過鑰匙,翻了翻塑膠袋,隨意拿出三罐打開。
「喝不完可以放著ㄚ!又不是叫你一口氣喝完。」
我喝了一大口冰鎮的啤酒,不禁滿足的歎口氣:「好好喝喔!」
「ㄟ,要吃什麼自己加,我可不幫妳服務的。」他開始撈起熟了的食物。
我轉頭四處張望著:「怎麼Carl不見了?剛剛不是還看到他嗎?」
「大概去洗澡了吧!剛剛就說要去洗了。ㄝ,妳做什麼?」
我從他碗裡夾了兩片肉,滿足的吃進嘴裡:「真好吃。」
「妳幹嗎不自己夾?」
「有什麼關係嘛!反正肉不都一樣。我要吃金針菇,趕快幫我丟。」
我探頭看鍋裡還有什麼好吃的。
「妳真囉嗦ㄝ!」
「你不要一直吃啦!留一點給Carl。」
Ken突然把筷子停下來:「ㄟ,我覺得妳很奇怪ㄝ!好像都一直護著Carl,特別關心他喔!妳說,妳是不是喜歡他?」
「你在說什麼ㄚ你,神經病。」
我繼續吃著自己姿東西,避開他直視我的晶亮眼神。
「妳現在是在不好意思嗎?真是不可思議,妳也知道害羞ㄚ?」
我把一塊豆腐塞進他嘴裡:「你吃東西吧你,真是有毛病,你哪隻耳朵聽到我說喜歡他啦?」
「說真的,Carl真的不錯,妳好好考慮一下。」Ken拿起啤酒喝了一大口。
「是喔!他不錯,那你追他好了。」
我悶悶的吃著蛋餃,忽然失去大快朵頤的興致。
「追什麼?Ken要追誰ㄚ?」Carl拿毛巾擦著頭髮走出來。
「快點來吃,Carl,快被他吃光了。」我指著Ken。
Ken突然夾走我碗裡的金針菇:「不好意思,我吃啦!」
「哇!你怎麼可以,把金針菇還給我。」我開始也搶奪他碗裡的東西,房間裡一下子不只充斥著火鍋的香味,還有我們嘻笑怒罵的聲音。
--------------------------------------------------------------------

「天吶!怎麼辦,這可怎麼辦才好?」我在拍攝廣告現場走來走去,煩的都快把頭髮抓光了。
「Tiffany,怎麼了?為什麼還不開始拍?時間不是到了嗎?」
Carl剛踏進片場就發現不對勁。
「ㄚ!那個模特兒居然放我鴿子,我快要去自殺了。」
我煩躁的踢地上的空罐子出氣。
「放鴿子?怎麼回事ㄚ?」Ken也關心的問。
因為這次的廣告真的很重要,關係著我們這個製作小組的生存未來。
「她臨時說要去拍襄,硬是不肯來,還說她要直接賠違約金。」
我揉揉眉心,覺得自己快要瘋了。
「那怎麼辦?臨時去哪裡找模特兒?」Carl羯心忡忡的問。
我精疲力盡的靠在Ken身上,扯他的袖子出氣:
「哪有這種事嘛!居然為了拍戲放我們鴿子,我一定要她賠錢賠到死。」
「就怕她還沒賠錢,我們就先死了。」Ken沒好氣的說。
「現在聯絡的到其他模特兒嗎?」Carl冷靜的問。
「不行。」我搖搖頭:「我能約都約了,因為太突然,大家都排了其他的工一時間大家沉默無語,似乎想不出什麼其他可行的辦法。
我煩躁的嘆口氣,一抬頭卻看到一個陌生的美麗臉孔,那是一個很有氣質、很秀氣的女孩,她背著一個包包,淡淡的看著片場,看起來有一種無法言喻的美。
「哇!她是誰?」我突然彈了起來,把Carl和Ken都嚇了一跳。
「誰是誰ㄚ?妳想嚇死人嗎?」Ken跟著我的視線望去,看清楚女孩的臉後也發出驚嘆:「好漂亮的女孩,她是誰ㄚ?」
「不管她是誰,只要她肯幫忙的話,我們的廣告就可以完成啦!」
我興奮的抓著Ken,沒有發現他眼中閃過的一抹驚豔。
「那我們過去問問。」
原來那個叫做Winnie的女孩是要來應甄文宣工作的。
本來她不肯拍攝廣告,說她沒有經驗不會拍,但是經不起我們3個人的死纏爛打,加上看到我們可憐兮兮的模樣,她還是勉為其難的答應。
結果是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順利,雖然Winnie沒有經驗,但是導演運用他巧妙的攝影手法,將Winnie的美麗完?呈現在營幕上,雖然青澀,但別有一番風味。
拍攝完畢,我感激的跑到Winnie身旁:「感激不盡、感激不盡,要不是妳,我們3個人可能要手牽手跳樓了。」
她還是淡淡的笑著:「別客氣,我還怕幫不上你們什麼忙。」
「怎麼會呢!妳幫了好大的忙。」
我誇張的用手畫了一個圓弧,當下決定要喜歡這個溫柔又善良的女孩了。
「是ㄚ!真的很謝謝妳的幫忙。」Carl不知何時站在我身後,有禮貌的說著。
「對了,妳面試是在下午吧?那現在跟我們一起去吃飯如何?」Ken出聲邀約。
我馬上贊成:「對ㄚ!我們是應該請妳吃一頓飯的。」
「這個……,不用了。」
「什麼不用,這是應該的,走吧!別跟我俺客氣。」
我拉著她的手就往外走,怎麼說她都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扛也要把她扛走。
「她真是有氣質,說話又這麼溫柔,她可愛喔!」
從中午跟Winnie吃過飯後,Ken就一直在說著她的好話。
「你在發什麼瘋ㄚ你,有毛病。」我不甩他的自顧自看報紙。
「妳不覺得她很漂亮嗎?這是我第一次遇到這麼溫柔的女孩子。」
「是ㄚ是ㄚ!人家溫柔她的,你高興個什麼勁?」我喝了一口茶,有點受不了。

「喂~像妳這麼不懇溫柔的女人,怎麼可能會知道溫柔女人的好處呢?對男人而言,溫柔是最迷人的女性特質,沒聽過"鋼鐵化為繞指柔"這句話嗎?」
Ken不服氣的說著。
「我只知道好色的男人比較短命。」我冷冷的反諷。
「妳這女人一定要跟我頂嘴妳才高興是不是?」
Ken拿起報紙擲向我,我躲過他的攻擊,朝他扮了一個鬼臉。
注意到Carl的臉色不太一樣:「怎麼了,Carl?」
「喔!沒什麼。」
「你不舒服嗎?還是有什麼心事?」
我關心的問,卻看到Ken一臉賊賊的笑容,不懷好意的看著我和Carl。
「真的沒什麼,我去愛杯咖啡。」
Carl走了出去,Ken馬上湊過來:「我說Tiffany,妳是不是真的喜歡Carl呢?這麼關心人家。」
「我看你是真的有毛病,我不是一樣關心你嗎?真是。」
「不不不。」Ken搖著手指:「妳對我沒比對他好,起碼臉色就差很多。妳對他都是笑咪咪的,對我就是兇巴巴。」
我笑著圈住他的右手臂:「唷!原來我的Ken在吃醋ㄚ!那好,我下次也笑咪咪的跟你說話。」
「誰吃醋ㄚ?妳才有毛病。我只是想告訴妳,Carl真的很不錯,我支持你們在一起。」Ken正經的說道。
我將手放開,罵他一句:「神經病。」
低頭繼續看著自己的報紙,他突然靠近我的髮際嗅著:「ㄝ!這是什麼味道ㄚ
我嚇的彈跳起來:「什麼什麼味道,你別離我這麼近啦!」
他更皮的捉弄我,故意將臉都埋在我的頸際:
「就是這種味道ㄚ!嗯!好像是蘋果。」
我尖叫連連的想推開他:「你幹嗎ㄚ你,走開啦!你好重。」
他都快把我壓倒在沙發上了。
「妳快說,這是什麼味道。」Ken是故意要欺負我的。
「這個是青蘋果,THE BODY SHOP賣的沐浴球啦!你快點給我起來。」
我掙扎著想把他推開,他終於從我身上移開,順便把我拉起來:
「不錯,蠻好聞的。」
「好聞你個頭啦!」我拿起一旁的外套蓋住他的頭,兩人開始又笑又鬧的扭打。


自那天之後,我就常常在3個人的聚會上看不見Ken。
早上運動的時候,本來是3個人一起行動的,現在他會藉故跑開;中午吃飯的時候,也會說他已經有約了,叫我跟Carl自己去吃;有時候晚上去找他們的時候,他還會說很累要早點睡,就把我跟Carl丟下。
Carl之前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卻心知肚明,那個雞婆的Ken想撮合我和Carl,所以故意製造我們單獨在一起的約會。
今天中午吃飯時,Ken又藉故跑掉了,Carl一邊吃著咖哩飯,一邊莫名其妙的問:
「奇怪,最近Ken到底在忙什麼ㄚ?怎麼老是看不到他。」
我提不起勁的說:「他在做一件很無聊的事。」
「什麼事?」
「他在撮合我們兩個。」
我很聰明的在Carl將口中食物噴出來之前,先用餐巾紙擋在臉前面。
「咳咳……,妳說什麼?」
「他付為我喜歡你,故意替我們製造機會可以單獨在一起。」
「怎麼會這樣呢?Ken真胝的。」
聽到Carl這麼說,我故意鬧他:
「幹嗎?和我在一起不好嗎?我不夠格當你女朋友嗎?」
「不是不夠格,只是人不對。」
「人不對?你這什麼意思ㄚ?」Carl笑笑沒說話。
看著他似笑非笑的臉,我忽然懂了:「ㄚ!Carl你有女朋友了喔!」
「沒有啦!什麼女朋友。」
「不對、不對,很不對喔!你說話怎麼眼睛會閃躲我ㄚ?你以前都不會這樣的,趕快從實招來,對象是誰?怎麼我們一點都不知道。」
我調皮的用食指在他面前繞ㄚ繞的,一副小人嘴臉。
「沒有啦!才剛開始而已,沒什麼好說的。」
Carl避重就輕的說道,要在他嘴裡套出個什麼可真是難上加難。
「吵,我現在可以不追究,但是如果成功的話,你可一定要告訴我們。」
「那當然。」
我拍了他的肩膀一下:「你這小子居然瞞著我們,真是太沒義氣了。」
Carl拿起杯子喝水:「成功再說嘛!現在又還沒成定局。」
「那我們等你的好消息啦!」
想到Ken這隻雞婆還要撮合抄跟Carl就覺得好笑:
「Ken這次可想不到,本來想撮合我們,誰知道你早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說真的,Tiffany,妳都沒有喜歡的對象嗎?」
Carl透過水杯看著我,我低頭挖了一匙飯:「去哪裡找喜歡的對象ㄚ!我工作的環境不就是這些人,比較好的就你跟Ken而已!叫我喜歡誰?Ken嗎?」
「Ken不錯ㄚ!」
「他不錯?有沒有搞錯ㄚ?那個花心大蘿蔔。」我嗤之以鼻。
「那只是外表。其實他跟大孩子沒兩樣,沒什麼心眼,又很為朋友,大家相處這麼久,妳不會不知道的。」
服務生走過來將我們的盤子收走,我已經吃不下了:
「喂~你們兩個怎麼回事?很怕我嫁不出去嗎?輪流說對方的好話,我可不是皮球ㄚ!被你們這樣踢來踢去的,真無聊。」
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妳跟Ken蠻配的,他是個好男人,妳可不要錯過了。」Carl還是那種溫文的笑。
唉!想跟他吵架還真是不可能,要是對面坐的是Ken的話,恐怕我們已經槓起來了。
「你別忘了這個好男人正在想盡辦法撮合我們呢!你以為這麼容易ㄚ?說抓住就抓住?又不是自匐販賣機,投錢下去就可以選飲料。」
我用手指敲著桌面,一派無聊的樣子。
「如果妳有心的話,搞不好就像販賣機一樣ㄚ!就怕妳不把握。」
Carl的眼睛有著一抹了然。
我馬上撇清:「我是就事論事,管他是不是販賣機,就算他是跳舞機也不關我事。」
Carl悶聲笑了起來:「Tiffany,起碼我清楚知道一點,跟妳在一起永遠不會無聊。」

--------------------------------------------------------------------

之後過了幾個星期,我愈來愈覺得常常沒有看見Ken,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些什麼。
一天晚上,我提著大包小包跑到他家突襲。
一開門,Ken意外的看著我:「ㄝ~妳怎麼來了?」
「來看看你們ㄚ!好久沒一起喝酒了。」
我朝他揚了揚手中的塑膠袋,裡面是啤酒跟一些零食。
「怎麼忽然對我這麼好。喔!我知道了,其實妳是來看Carl的,對不對?」
Ken一副「懂了」的樣子。
「看你個頭啦!每天上班還看不夠ㄚ!倒是你,除了在上班的時候看到你之外,其他時間你都不見以影,你跑去哪兒了?」
我開始把東西從袋子裡拿出來,放在桌上。
「有嗎?我都在家ㄚ!」Ken搔搔頭,一副不自在的樣子。
我奇怪的看著他,沒看過他這種模樣:「在家?中午吃飯時你去哪?晚上跟Carl一起吃飯也沒看到你,一休假人就跑的不見蹤影,你在家?騙誰?」
他伸手捏捏我的臉頰,這好像是他的習慣,說不到幾句話就想染指我可愛的臉:
「我是在幫妳製造機會ㄚ!小東西,還不知道感激我。」
我把他的手一把揮開:「製你個頭,人家Carl早就有喜歡的對象了,就你在那邊一頭熱。」
Ken拿啤酒的手停了一下:「他有對象了?這臭小子,怎麼都沒告訴我呢!虧我們還是好朋友。」
「他說還沒有成功,等成功了再告訴我們。」我把零食打開,開始吃起來。
「難怪今天晚上偷偷摸摸跑出去,大概是去陪未來的女朋友。」
我聳聳肩,不清楚的說:「大概吧!」
「啊~我也要。」看到我在吃東西,Ken也張著嘴巴等。
我把零食丟進他嘴裡,因為太大力了,害他嗆了一下:「咳咳,妳還真是不溫柔。」
「哼,那又怎麼樣,你現在還不是得跟我這個不溫柔的女人在一起。」
「那是她今天有事,不然我早跑去找她了。」
「找誰?」耳尖的我,把Ken的話一字不露聽進去。
「妳知道嗎?我認識了一個多麼美麗、多麼溫柔的女人ㄚ!我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就像看到一個天使一樣,讓人覺得好舒服。」
我瞄了一眼他沉醉的表情,不怎麼有興趣的喝了一口啤酒:
「這次又是誰?是美麗的名模?還是什麼倒楣的清純少女?」
不理我淡淡的反諷,他認真的說:「不,她真的就像天使一樣,又有氣質,又溫柔體貼,尤其是她身上還有一種淡淡的憂鬱,好迷人。」
他愈說愈陶醉,好像眼前就站著那位天使一樣。
「那你到底要不要告訴我那位天使是誰?」
「就是Winnieㄚ!我這幾個禮拜就是跟她在一起,約她去吃飯、逛街,她真的好可愛。」
「是嗎?」
看著我冷淡的反應,Ken有點不滿:「ㄝ~妳這是什麼反應ㄚ?我找到一個真正喜歡的人妳不高興嗎?想想看,浪子終於要回頭了ㄝ!」
我又喝了一口啤酒:「我高興什麼?又不是我找到。」
「我們是好朋友ㄝ!妳應該要替我高興的。」他突然伸手把我攬向他。
「唉唷!你放手啦!真煩。」
「不放,不放。」Ken反而把我摟的更綴,就喜歡鬧我。
「那Winnie對你感覺怎麼樣?」
「我什麼本事都沒有,就是最會"纏",我一定會纏到她喜歡我為止。」
Ken有把握的說,他很少這麼認真的,看來他這次是動了真感情了。
我悶悶的喝著啤酒,他偏頭看了下我的臉:「妳怎麼了,一副不開心的樣子。」
「沒什麼。」
「唉!我知道Carl的琵琶別抱讓妳很難過……,哇!痛死我了。」
我狠狠朝他的大腿搥了一下,把他痛的哇哇大叫。
「你夠了喔!不要隨便亂講話,從頭到尾都是你在那邊自導自演,你累不累ㄚ?」
「好好好,我不說了。」
看到我還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Ken突然把我拉起來。
「幹嗎?」
他把我的外套遞給我,穿上自己的大衣。
「要幹嗎?」
「我們出去。」他把我推出門口,我看了下手錶,晚上11點多ㄝ!還要去哪裡?
「要去哪裊?」
「去了就知道。」
他握著我的手,開始在空無一人,只有昏黃路燈的街道上跑了起來。
十分鐘後,我們氣喘噓噓的到了目的地,我邊喘氣邊抬眼看了下Ken帶我來的地方:「公園?」
而且還是有小孩子遊樂設施的公園。
「對ㄚ!我心情不好的時候都會到這裡來,散步一下或坐一會,心情就會好多了。」
我看著烏七抹黑的公園,有點遲疑:「現在這麼晚了……。」
「有我在妳怕什麼?」
他又一把握住我的手,將我拖進去。
走了一會兒,Ken轉頭問我:「有沒有覺得心情好多了?」
我深深的吸一口冷空氣,晚上的空氣好舒服:「嗯!」
「就跟妳說過了吧!」Ken像是有點得意。
轉頭看見一旁的遊樂設施,我突然跑過去坐在鞦韆上:「Ken,幫我推。」
「妳要玩這個?」他像是有點不能相信。
「為什麼不行?又不是坐不下,快點來幫我推啦!」
他搖搖頭,拿我沒辦法的站在我身後,乖乖的幫我推起鞦韆。
「哇!再高一點,再高一點。」我笑著叫著,怕高又愛玩的哇哇大叫。
Ken也像小孩子一誼故意推的很快很猛,不知不覺他也笑了起來,我的笑聲混著他的笑聲,竟像一首動人心弦的樂曲,悠揚的奏在這個時間凝結的一方天地。
我的淚悄悄隨著臉頰流下,Tiffany,妳這個大騙子,
妳騙了所有人,也騙不過妳自己!
我怎麼可能不在乎?我怎麼可能替他高興呢!
我愛了他三年了ㄚ!
在我們進公司認識之後,我們的爭吵,我們的玩鬧,我們的一切一切,早就讓我愛上了他,只是倔強的我不肯承認,沒有那份勇氣對他說:「我喜歡你。」
而缺乏勇氣的結果就是註定要我失去他,我怎麼捨得呢?我真的捨不得。
鞦韆停了下來,我慌張抹去臉上殘餘的淚痕。
「好啦!不推了,妳好重,就跟妳說該減肥了……,怎麼了?」
Ken看著我明顯異樣的臉,關心的問。
「沒有,大概是風太冷,凍到了。」我隨便找個理由搪塞他。
「不要,不要在我這麼脆弱的時候對我這樣溫柔。」
我在心裡吶喊著,悲傷的情緒撕裂我。
「妳會冷ㄚ?外套給妳。」他將大衣披在我身上。
為了怕快決堤的眼淚背叛我,我故意開玩笑的說:「怎麼?想改邪歸正當紳士ㄚ?」
「我本來就是紳士了,是妳一直沒發現我的優點罷了。」
我發現了,可是你不會屬於我的。
我寧願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有感覺,才不會任得不到的痛苦啃蝕著我。
「我想玩那個。」我指著旁邊的翹翹板,就讓我任性一次吧!
讓我能多擁有他一些時間:「陪我玩。」
「陪妳?我又不是小孩子。」Ken如往常一樣想惹我回嘴。
這次我卻懇求的看著他:「拜託,陪我一次就好了。」
我想保存一些回憶,一些只有我和Ken的回憶,假裝他曾經是屬於我的。
「好吧!一次就好了喔!」也許是看出我的古怪,Ken只好順著我。
翹翹板太低,我們兩個大人坐上去根本沒辦法搖動,只能用腳出力。
因降重心不穩的關係,我伸手拉住對面的Ken,十指交握,他掌心的溫熱慢慢從我的手流進我的體內,多想就這樣將他融進我的身體,不用去想明天的事,不用去想他跟Winnie是否也這麼做過。
他笑著的臉龐像個童心未泯的大孩子,爽朗的笑聲撼動著我脆弱的心靈,怎麼我就是沒有勇氣說出喜歡兩個字呢?是因為我害怕嗎?
怕一說出這個事實,就會連朋友都沒得當了?我不願冒著失去他的風險,最少也該讓我能看著他,跟他說話,就算是一個朋友的身份,也無所謂。
那此刻心裡的悲傷是為了什麼呢?我已經承受不了了嗎?
我沒有辦法看著他看著另一個女人,把他的愛捧給她,原來我高估了自己。
我的唇,現在也是笑著的,因為我哭不出來,在他面前,我太習慣開心了,真傻,真是個大騙子,騙了別人傷了自己。
「妳太重了啦!都搖不起來。」
「怪我?那是你太胖的關係吧!」
為什麼我這麼悲傷還能跟他鬥嘴呢?是因為這已經成為我的反射動作了嗎?
「敢說我胖。」他忽然站起來,衝過來把我一把抱起,我嚇的驚聲尖叫,將手緊緊繞住他的頸項,像一株纏綿依賴的菟絲花,仰著他這棵松樹的鼻息。
「還敢不敢?還敢不敢?」他故意將我抱高,一副不穩的樣子。
我抓的更緊,雙腳因害怕而上下踢動,嘴上仍倔強的說:
「你好胖,你好胖,你好胖。」
他開始抱著我繞圈圈,晃的我頭昏眼花,驚叫連連。
「妳再說一次。」他語帶威脅的說。
「我比較胖,我錯了,你饒過我吧!」
我將臉埋在他的頸際喘著氣,緩和不下狂跳如擂鼓的心跳,是因為玩瘋了還是因為Ken的關係呢?
「知道就好。」Ken也玩得氣喘噓噓的。
我偷偷貪婪的汲取屬於他的男人氣息,只能當成回憶的味道,多聞一下都是心碎。
「好啦!小胖豬,心情變好了吧?送妳回家吧!」
他把我放下來,不捨的手緩緩的從他頸上縮回。
這就夠了,這麼多的他,我就滿足了,不管以後的我們會怎麼樣,我是不是能跟以前一樣的面對他都沒關係,因為我有一個最美好、最燦爛的傷痕劃在我的心上。
「我的皮包放在你家,我要回去拿。」
我吸吸鼻子。等他離開後在哭吧!不要這麼軟弱,既然要瞞就瞞到底。
兩個人慢慢踏著微弱燈光回來,到Ken他們家前面時,看到Carl也跟一個女人站在門口。
Ken捉狹的說:「喔!一定是那個神秘佳人。」
我們兩個探頭探腦的想看清楚那女人的臉,忽然同時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那個女人居然是Winnie!
看著他們親密的樣子,應該是在一起了,可是Ken不是……?
看著Ken不敢置信的側臉,我不禁有點心疼:「Ken……。」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呢?」他喃喃自語著,像是被掏空一樣的失去心魂。
我抓住他的手,忍了一晚上的淚水就快流下來了。
不遠處的Carl和Winnie已經在熱烈擁吻,Ken終於受不了的轉身跑開,我緊跟在他身後,怕他有什麼危險。

一家熱魅的PUB裡不知道有多少傷心人在喝著悶酒,至少我知道有一個,那就是Ken。
他一杯一杯的點,一杯一杯的喝,像想喝到醉死一樣。
「為什麼?妳告訴我為什麼?事情怎麼會是這個樣子的?」
其實我覺得我更該喝酒,我居然陪著我深愛的男人喝酒來哀悼他失去的愛情,我是不是很傻?可是我不能喝,因為我還要照顧這個被愛傷透的男人,我愛的男人。
「你別喝了,Ken。」我想拿下他的酒杯,卻被他揮開。
想也知道他不會聽我的,但是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吵。
「怎麼會是這個樣子的呢?她喜歡的居然是Carl,我最好的朋友,叫我怎麼面對他呢?」
他突然砰一聲將手亳狠敲向桌子:「怎麼會這樣?」
「Ken……。」
我有點不知所措,沒看過Ken這樣,他是真的很喜歡Winnie,我覺得我本來就所剩無多的心又剝落了幾塊。
「我真沒用,看到他們這樣,連問都不敢去問,我怕什麼?哈,我到底在怕什麼?」
他又灌了一杯酒,現在在他面前的不管是誰,他都只想好好發洩一下吧!
我開始沉默不語,甘心無悔的接受他所有的悲苦,就讓我來受吧!
「我也不知道我在怕什麼,一個是我從小到大的好朋友,一個是我喜歡的女人,難道要我唱左右為難嗎?」
他開始醉了,慢慢的將頭倒向我的肩膀:「我不知道要不要給他們祝福,妳說要不要?我怎麼能祝福我的好朋友和我喜歡的女人呢?」
我吃力的將他架起來,走出PUB,把他帶回我家,今天的他不適合回到和Carl同租的房子。
「但是,Carl是我的好朋友ㄚ!他們都在一起了。」
推開我的房門,將Ken扶了進來。
「難怪她每次對我的邀約都冷冷淡淡的,原來她喜歡的是Carl。」
他迷迷糊糊的囈語,我正準備將他推到床上,他卻突然使力也把我拉下來,我趴在Ken的身上,感覺他那沉重的氣息,不時噴在我臉上。
「Ken……,你別鬧了,好好睡一覺,明天你就會好了。」
他將我壓在他身上,溫柔的體溫包裹著我,似乎想把我剩餘的心燃燒殆盡。
「Winnie……。」轟!我的世界徹底崩塌,掙脫開他的禁錮,我雙手抱膝縮在床的角落,背對著他。
我太沒用了,一個愛著別人的男人,我居然這麼照顧他,這麼愛著他,我真是太沒用了。
可是我的心,清清楚楚的疼了起來,我的淚,明明白白的滑了下來,我無法欺騙自己,眼前的男人是我最在乎的,儘管他愛著別人,從來沒有看過我一眼,我還是……。
靠近他,緩緩的將手指畫過他安靜的面容。
他動乏一下,喃喃說著:「蘋果的味道……。」
也許是累了吧!
手指的探險從額頭開始,慢翟到了鼻樑,到人中,到他的唇,輕輕的將唇印在上面,溫熱的感覺襲上我的每條神經。我就要求這麼多吧!
從今晚之後,我們沒有辦法再做朋友了。
一開始,就不該讓它發生,最後的結果,還是失去了他,沒有勇氣的我,只能一個人舔著寂寞的溪口,一個人。
--------------------------------------------------------------------

隔天早上,我比Ken還要早起到辦公室。
我沒有辦法面對他,但我更擔心他今天如何面對Carl和Winnie。
「早ㄚ!」Carl靠近我,還是那種溫文的笑容,他跟Ken碰過面了嗎?
「早。」我喝了一口咖啡,隨即皺起眉頭,我忘了空腹不能喝咖啡了。
「昨天Ken睡妳家ㄚ?」Carl居然出現一種賊賊的笑容,看起來就像Ken,他們兩個真的住在一起太久了。
「你怎麼知道?你碰到Ken了嗎?」我緊張的有點胃痛。
「碰到了ㄚ!早上他回來拿東西的時候說的。他說他看到我跟Winnie在一起,就跑到妳家睡了。」
一樣的笑容,平穩的聲音,難道沒有發生什麼事嗎?
「就這樣?」我懷疑的問,感覺胃還在抽痛。
「對ㄚ!妳不是已經知道了嗎?Ken應該已經告訴妳,我和Winnie在一起吧!他那小子早上還糗我呢!」
「糗你?」這是怎麼回事ㄚ?我覺得我連頭都開始痛了。
「對ㄚ?妳怎麼啦?好像很不高興我和Winnie在一起?」Carl懷疑的看著我。
「沒啦!對了,那Ken還有沒有說什麼?」
「說什麼?沒有了吧!只說了恭喜我們而已。」
恭喜他們?那Ken看樣子是要成全退讓囉!讓Carl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唉!這樣也好,畢竟Winnie已經選擇了Carm,奇怪,怎麼胃愈來愈痛。
「Tiffany,妳怎麼啦?臉色好難看,Tiffany,Tiffany……。」
眼前一黑,我已經不省人事了。
再醒來的時候,印入眼簾的是一個白色的天花板,還有重重的藥水味,瞄了眼手上的點滴,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
「妳醒啦?」Carl關心的聲音在忱邊響起。
「Carl,我怎麼了?」
我掙扎著想坐起來,他馬上細心的幫我加了背後的靠墊:
「妳嚇壞我們了,妳知道嗎?早上我們說話說到一半,妳就突然倒下去,把我們嚇死了。」
「是嗎?」我只記得胃好像一直很痛,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醫生說妳有輕微的胃穿孔,可能是作息不固定,飲食不正常造成的,妳真是不會照顧自己ㄝ!」
我將被子拉到胸前,對Carl露出一個稍有悔意的笑。
「Ken一直照顧妳照顧到剛剛才回去,要不是我逼他回去休息一下,恐怕他還不肯走。」
我的心跳了一下,是他照顧我的?
「妳說實話,妳跟Ken是不是……?」
「你在想什麼ㄚ?怎麼有可能。」
罵我吧!我還是沒有勇氣,在他說過喜歡Winnie之後,我怎麼還敢說出那句話呢?
「搞不好喔!我覺得Ken對妳蠻關心的。」
「那當然,我們是好朋友嘛!」
我說服他,也說服自己,我已經不想被傷害了,那晚他的表白是那麼的強烈,我怎麼可能在他心裡佔有一絲份量呢?就算有,恐怕也是朋友之情吧!
「這不一定嘛!妳給他個機會。」
「好了,我不想聽了。」忍不住自己的煩躁,我朝Carl發起小脾氣,隨即歉意的說:「對不起,我有點累了。」
「沒關係,我也不好,妳還在生病,我就來煩妳。好了,妳好好休息吧!晚點我再來看妳。」
我重新躺回被窩,強迫自已不要去想Ken的臉,不要給自己任何希望,我已經沒有多餘的心可以給他了。
「小懶豬,起來了。」好像才剛睡沒多久,我就被吵醒了,一睜開眼看見Ken正興高采烈的把一碗東西放在茶几上。
我的心重擊了一下,之前說過要忘記他的話好像單薄的快飄走了,可是不行!我義正詞嚴的告訴自己,不要再被這個男人傷害了,他喜歡的是Winnie,不是妳!
「妳看我帶了什麼給妳,看,是鮑魚粥喔!醫生說妳現在最好吃一些流質的東西,粥最好了,我特別幫妳買的。」
壓下甜蜜、感動的心情,我冷冷的說:「我現在不想吃。」
「怎麼了?還不舒服嗎?」
他靠近想碰觸我,卻被我閃開了:「沒有,只是不想吃。」
Ken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怎麼了,小懶豬,妳怎麼病了一場就好像不認識我一樣?」
「沒什麼,我只是不想吃而已。」
「好吧!那等妳餓了再吃。」
房間裡有片刻的沉默,我在和我的情感拔河,我不想再陷下去了。
「那天晚上,謝謝妳。」
我就怕他提起這個。
「那沒什麼。」
「我打算瞞著Carl,不讓他知道比較好吧!」
Ken臉上有著落寞,他還是喜歡Winnie的。
我竟又有點想哭了,不是告訴過自己別再陷下去了嗎?
「嗯!我知道,我不會說的。」
「謝謝妳,Tiffany。」
他好像還想說些什麼,我卻下了逐客令:「我累了,你回去吧!」
Ken對我的冷淡態度好像有點莫名其妙,不過他還是站起來替我拉好被子:
「那我先走了,妳好好休息喔!小懶豬。」
聽到他關門的聲音,我的淚慢慢的滑落下來。
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崩潰,在黑暗中,我下了一個決定。

我出院後幾天,對Ken的態度一直都是冷冷的,雖然他很莫名其妙,卻找不到好的時機問我,因為我一直在躲他。
這天,Carl和Ken同時來找我,臉上帶著生氣、不解和奇怪:
「Tiffany,妳說清楚,為什麼老總說妳要辭職?」Ken大聲的問。
「辭職的意思就是我不做了,莎唷娜啦了。」
我淡淡的回答,我知道,現在只有冷淡對他才救得了我無可救藥的愛戀。
「為什麼?妳怎麼突然要辭職呢?」
Carl真的很不明白,他是所有人裡最不清楚真相的,不過這樣反而幸福。
「我累了,不想繼續闖了,所以想休息一陣子。」
「可是也不用辭職吧?休假不就好了?」Ken不解的問著。
你不懂的,Ken,就是因為有你,我無法再這樣沉淪下去,我會死的。
「我覺得換個環境可能比較好。後天我要去西雅圖自助旅行,大概去三個月。」
「那就是沒得商量囉?」
我沒說話,Ken突然往外大步走去,我知道他覺得寂寞了,因為我是他的好朋友。
沒錯,好朋友,我永遠只是個好朋友而已,我早知道這個事實了。
最後一天收拾東西的時候,辦公室放著廣播,Carl和Ken看著我默默整理自己的東西。
「你知道如何確定你喜歡這個人嗎?如果你的回答是不知道,我可以提供你一個好方法……。」
電台主持人清脆、好聽的聲音從收音機傳了出來:
「想想看,當你快樂時你最想跟誰分享?還有你最難過的時候最想找誰分擔?如果你選擇的是跟最想分享快樂的人在一起的話就錯了喔!快樂是可以跟任何人分享的,甚至是自己獨享都沒問題。」
我整理的手遲疑了一下,Ken似乎也很專心的聽著主持人說話:
「跟能幫你分擔難過的人在一起才是幸福的,當一個人傷心難過的時候,希望陪在身邊的人,就是最信任、最親的人。因為信任,所以可以放心讓對方看見自己怯懦的樣子,因為親,所以只希望對方陪在身邊,這是一種慣性,也是人的本性。」
我收拾好東西,Ken像是沒有注意到我要走了一樣,忍不住心裡一陣難過,挽拒了Carl好心說要載我一程的提議,踏著電台主持人清楚、悅耳的話語離去:
「所以選擇最想分擔難過的人在一起才是正確的……。」

--------------------------------------------------------------------

再過幾個鐘頭我就要到機場去了,離開這個有許多回憶的地方。
有好的,有不好的,有甜蜜的,有苦澀的,但不管怎麼說,都是我生命的一部份。
忽然一陣急促的鈴聲響了起來,我打開門:「誰ㄚ?」
話語凝結在唇邊,是Ken。
「有事嗎?」
「有。」他忽然抓著我朝外面跑去。
「你做什麼ㄚ你,再過幾個鐘頭我就要上飛機了ㄝ!」
「給我幾分鐘就好。」
他拉著我跑到他家門口,氣喘噓噓的問:「妳可以不要走嗎?」
我的心震了一下,怎麼到現在還要挽留我呢?
「不行,班機都訂好了。」
「可以退ㄚ!」他大聲的說,忽然用手握住我冰冷的手:
「留下來好嗎?Tiffany,留下來陪我。」
「陪你?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Ken今天吃錯了什麼藥?還是Winnie的事給他打擊太大?
「我當然知道,我現在意識很清楚,從來沒有這麼清楚過,所以我拜託妳,留下來陪我。」
他深邃的眼像看穿我的靈魂深處,讓我的思念無所遁形。
「我不是Winnie,你別搞錯對象了。」
這個冷酷的事實一直啃蝕著我的知覺,讓我幾乎麻木。
「妳當然不是她,妳是妳。是能跟我分蹄難過,也能分享快樂的小懶豬。」
他伸出手撫摸我的臉龐。
「你說什麼?」原來那天他真的有在聽電台主持人說話。
「我終於想通了,只有跟能分擔難過的人在一起才是正確的,因為信任,所以可以放心的把脆弱的一面呈現出來,志那個人,就是妳。」
我的腦子一片混亂,我的耳邊嗡嗡作響,我已經不知道該相信什麼了,我的理智叫我趕快離開,不要再傷害自己;我的情感卻告訴我要伸手抓住眼前的幸福,給我深愛的這個男人一個擁抱。
看到我遲疑的樣子,Ken溫柔的問:「妳不相信我嗎?」
我怎麼相信他?他是那麼的喜歡Winnie:「那Winnie呢?你不是很喜歡她?」
「那只是一時迷惑,因為沒有女人拒絕過我的邀約,所以我對她很有興趣,但那只是新鮮感而已ㄚ!」
我真的可以相信他嗎?真的可以嗎?
「誰知道我會不會也是一時的新鮮?」我的害怕來自於我的太愛他。
「我也是一直到妳住院時,才確定妳在我心中的份量。」
Ken沙啞的說:「不知道為什麼,一聽到妳住院,我居然有一種很慌亂的感覺,好像要失去了什麼一樣。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這個叫做"在乎",我體會的太晚了嗎?」
我沒有說話。現在的情形太超乎我意料之外,我無法用正常的思考模式來想整件事。
「妳可以不走嗎?」
「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他呢?我的心正在拔河。
「妳跟我來。」他忽然把門打開,把我拉了進去:
「要走可以,把這些用完才准走。」
我瞪大了眼睛望著他們家,久久說不出一句話。
整間屋子放眼望去,全都貼滿了一顆顆綠色的沐浴球,就像我慣洗的青蘋果一樣,整個房間充滿了香味。天!這要貼多久才貼的好?
「妳說過妳是洗THE BODY SHOP的青蘋果沐浴球吧?我貼了兩個晚上,除非妳洗完這些,否則我不會放妳走的。」
我已經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呆呆的任他將我抱進懷裡,用力的抱緊,像是想把我融進他的身體裡一樣。
終於,我墊起腳尖吻了他,用我冰冷的唇碰觸他溫熱的唇。
是的,我願意留下來,願意大聲的告訴他:「我喜歡你。」
因為我看到了另一面我一直背對的牆,上面用一顆顆青蘋果沐浴球排出我的臉。

pen183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