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牆上的鐘,快十二點了,很認命的收拾起背包。

 大好的星期天,下午竟要到補習班報到~紫稜在心中嘀咕了幾句。

# # # #

 不留痕跡的,望著前前前好幾排的背影,『他好認真喔!』紫稜很輕很輕的對自己說,也很輕的朝著他的背影微笑了一下。

 很快的收回注意力,抄起黑板的筆記。

 喜歡他……專四至今,算算過了一年,整整一年的暗戀,未曾想過要暗示他,更別論啥告白的,原因?「他」在近二百名的班上,排名前十,「她」在近二百名的班上,排名從後頭數來前三十(二十人缺考),因為自尊心,她深知自己配不上他,也明白現在他將全力放在課業上,感情……對他而言,只是個阻力吧!他不想碰的。

 和他算是認識嗎?從未交談過一句話,班上人那麼多,頂多知道彼此同班而已,要不是他的大名常出現在排行榜上,加上他和旁邊的男生在學校是同班,我哪會注意到他~紫稜在心中想著,同時又為自己那種自視的想法皺了一下眉頭。

   下課時,看著他獨自離去的身影,紫稜心中浮起一股落寞,為什麼他總是獨來獨往呢?我就是喜歡上他獨行俠的行為吧!她想……

# # # #

 「你還好吧?臉色很差咧。」

 林政緯的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回應。

 「沒事。」簡短的回答。

 「你要不要回家休息呀!今天上國文,不怎麼重要,回家自己看也可以啦!身體要緊。」一位女孩好心提醒著。

 「對呀!先去看看醫生,免得愈來愈嚴重。」另一位女孩附和著。

 林政緯笑了笑沒說什麼。

 你也會生病呀~不要緊吧……紫稜看著前頭,一群人圍著他,悄聲在心中說著。

 班導發下了考卷,大家坐回原位,寫著考卷,約莫過了半個小時,政緯緩緩收起背包,看來他是撐不下去了……走到了紫稜的旁邊,隔著她向旁邊的男生說:「你幫我多留一張答案卷。」

 旁邊的男生點點頭,向他說:「多休息。」

 紫稜朝政緯禮貌性的笑了一下(皺著眉頭加苦笑),政緯沒啥反應,走向門口。

 看來今天上課會很無聊了~紫稜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 # # #

 翻翻桌子墊板下藏的小紙條,這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向隔壁位子的男生借手機來看,押著搜尋鍵,不小心讓她看到了林政緯的電話號碼,哪知平常看書記憶力都是過目即忘的,然而,只是看了一眼林政緯的電話號碼,卻能在過十分鐘後,若無其事的拿出一張紙記下這筆電話號碼。

 (好想打電話給他,二天了,問他有沒有好一點……應該不會怎樣吧?)

 (可是……如果他問我怎麼知道電話號碼的……那……)

 ……

 一個個自問自答的疑問在紫稜腦海中不斷的轉呀轉,「想那麼多,打了再說。」下定決心後,深深一個深呼吸。

 嘟~~~~嘟~~~~天!心在狂跳~~~

 嘟~~~~嘟~~~~會不會沒人在家~~

 才剛閃過這念頭,就傳來一聲:「喂?」

 是他嗎?

 「請問林政緯在嗎?」

 「我是。」

 是他!哈……那我接下來要說啥……

 「ㄣ???你好一點了嗎?」想好的台詞早忘了。

 「好很多了,謝謝。」

 謝謝?這句話聽來一點也沒有感激的味道。

 「那……沒事了,打擾你了。」紫稜的心情從興奮跌到谷底,甚至有些生氣。

 「妳是誰?」在不到三秒的短暫沉默之後,對方傳來這一句。

 忘了……忘了幫這個直接的疑問打草稿。

 「我是別科的。」我根本和你不同校。

 「妳認識我?」

 「算認識吧。」我開始胡說八道。

 「可是我不認識妳。」好殘忍的回答,可也無力反駁。

 「那就算了,bye!」我有股衝動想掛電話。

 「等一下,我這人好奇心很重,妳掛了電話,我今晚就睡不著了。」

 睡不著?關我啥事?正想放下話筒,卻又害怕政緯真的想太多睡不著,那不就是我害了他?

 「好奇什麼?你請發問。」將話筒湊回嘴邊。

 「妳在哪棟大樓上課?」

 天!你學校的地理位置圖我哪知?

 「和你不同棟就是了。」

 「喔。」

 「妳是我學妹嗎?」

 有學妹暗戀你喲?

 「我和你同年級。」

 又是一陣沉默……

 「那……我可以掛電話了嗎?」我小心翼翼的問。

 「不行,我想找人陪我聊天。」

 我有沒有聽錯,這句話從政緯的口中說出,而且還有種開我玩笑的口氣~我忍不住愣了一下。

「這樣啊,我嗎?陪你聊天?」

 「反正無聊。」

 你無聊,我還想去看「我猜」咧!

 「我覺得妳們女生很奇怪。」他有些些生氣的說。

 「哪奇怪?」我向上翻了翻白眼,怎會討論這問題?

 「不知道。」

 不知道?我看奇怪的是你吧?不過我開始感到好奇了。

 「可以舉件事來說明嗎?應該有發生什麼事,讓你覺得女生很奇怪吧?」

 「我覺得我已經表現的很明顯了,為什麼她都沒有反應?」

 表現?他……已經有喜歡的女生了……我怎麼都不知道,心中凜然一緊……

 「這樣啊……也許你覺得明顯,但對方沒有感受到也說不定。」

 「是嗎……」政緯像是陷入思考中。

 「沒關係啦,教你一招,走過她身邊時,很明顯的看她一眼,讓她知道你在注意她,女生感覺很敏銳的,一定會知道你的心意的。」

 我沾沾自喜的說道,這是一個很棒的方法,政緯的眼睛很漂亮,有很深的雙眼皮,會放電喲~

 「妳確定?」

 不相信我?

 「試試看囉。」

 看見老哥在向我使眼色,就知道他要call女朋友了。

 「政緯,對不起我要掛電話了,我哥要打電話。」

 ……

 一陣沉默之後傳來一聲:「喔……」沒說一聲再見就掛了電話。

 紫稜開始感到心跳加快,很多事都是事後想來才開始緊張。

 我直接叫他政緯,啊!我不是故意的,雖然我一直很想這麼叫他,回想和他的對話,發現我竟為教他追別的女生而感到沾沾自喜,真是白痴!

 罷了~當做善事吧!

# # # #

 我的錯覺嗎?總覺得自己最近有些眼花。

 打了那通電話,至今也快一個月,沒看見政緯在注意哪個女孩子,會不會是他學校的,沒有在這補習?

 不過最近卻有機會和他對看了幾眼,莫非被他發現了是我打電話給他??還是知道我在偷看他?誰叫他坐在我前前前好幾排,我看黑板不為過吧!紫稜在心中自我安慰著。

 「喂!!紀紫稜,今天要不要我順路送妳回家?」

 「真的,好呀!」不用擠公車,可以快速逃離可怕的台北車站,還可以省12元的公車錢,真是一舉數得。

 「偉豪,你有多帶一頂安全帽嗎?」

 「有,放車廂中。」

 紫稜往偉豪的方向看去,眼角餘光看到政緯正和同學聊天的側臉。

 咦~他~看了我一眼,好像有些生氣。

 生氣?想太多了……飄過這念頭,對自己笑了笑。

 還有一年的時間,我可以在這裡,偷偷望著他的背影,這樣不算奢求吧?

 望著成績排名榜上,他的名字在第三名的位置,向下尋找著自己的名字,不錯!!至少在二分之一的位置,給自己鼓鼓掌,希望這種好現象別消失的太快。

# # # #

 今天是連著上課,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午飯時間過了一半,教室還是沒什麼人回來。

 「吃飽了嗎?」一個聲音從左邊傳來。

 「林政緯……」紫稜小聲的低呼。

 「妳中午又沒吃啦?」他笑笑的說,很少看見他的笑,笑的紫稜心驚膽顫。

 「早上吃過了。」

 這算回答嗎?政緯皺了皺眉頭說:「那中午呢?」

 「ㄣ……因為有吃早餐,所以還不餓。」

 可能是習慣吧,紫稜都是下午二點才開始餓的。

 政緯拿出了手中的紙袋,放在桌上,「多少吃一點吧!」

 望著桌上那麥當勞的紙袋,紫稜呆了一下,「給我的?謝謝。」傻傻的看著政緯,政緯笑了笑沒說什麼,走回座位。

 暑條和熱可可……巧合嗎?他怎麼知道我最喜歡吃麥當勞的暑條和熱可可?

 是補習班的冷氣太冷了嗎?紫稜雙手緊緊握者熱可可的保麗龍杯,心中湧現一陣陣的溫暖。這總不會是錯覺吧,可以說素不相識的他,幫她買了一份很甜蜜的午餐……

 他會不會待會和我要雙倍的價錢~

# # # #

 在美術館外頭,紫稜在等一個人。

 遠遠的一個人影急急的跑了過來。

 「對不起,臨時幫我朋友修電腦去。」政緯喘著氣說。

 「這樣啊!沒關係……休息一下。」紫稜笑著,甜甜的說。

 兩人走到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

 太陽暖暖的照下來,很棒的天氣。

 兩人沉默了一會,紫稜好想問他在電話中,說的那位女生是誰,因為怎麼想都不會是她呀?暗示?有嗎?可是……不好意思承認那通電話是她打的,看著政緯但笑不語的表情,總覺得怪怪的。

 「妳在想什麼?」政緯將她掩住半邊臉的長髮向後撥了撥。

 「啊?沒有呀!」心虛的笑了笑。

 「十一月六日,晚上九點,有一個女生打電話給我,那位女生就是我暗示很久依然沒反應的小笨蛋。」政緯自顧自地說了起來。

 「……然後咧?」

 「然後?」看著紫稜好奇的雙眼~難不成到現在她還是不知道?伸手輕摟了她的腰,笑著說:「然後,她說了一個謊話,我就打算向她明示了。」

 「謊話……什麼謊話?」

 「不告訴妳。」政緯將她摟的要緊了些。

 紫稜的眼神忽然暗了下來。

 「不高興啦?」

 「沒有,這是你的事,本來就有權力不說的呀。」紫稜淡淡向他笑了笑。

 「她說她的教室和我不同棟,可又不是學妹。」政緯笑的很賊。

 「這就是謊話嗎?」小小聲的問,因為她發現這句話是她說的。

 「當然,我們學校年級都在同一棟大樓。」像似宣布謎底的樣子。

 「啊!~你怎麼不早說?」忽然紫稜發覺自己完了,自拆招牌。「你……怎麼又能確定是我呢?」這是耍賴也是疑問,只憑這謊言拆穿我,我不信。

 「憑妳說話的語氣、習慣、憑我的直覺。」

 「語氣?習慣?直覺?」紫稜真的仍是不解。

 「妳在班上很少說話,說起說也總是柔柔的,妳在說:『這樣啊!』的語氣和電話中一模一樣,這兩個也是妳的習慣。」

 政緯像在玩推理遊戲般分析了起來。

 「這樣啊……」是回答也是疑問,然後我又問:「那直覺呢?」

 「因為我覺得妳是喜歡我的。」政緯趁紫稜不注意時在她臉上偷偷親了一下。

 「你……」旁邊有人,你怎麼可以這樣啦~

 像是忽然想起什麼,紫稜接著說:「咦?你說有暗示……哪有?」

 看著紫稜那假裝生氣的模樣,政緯好想……好想捏她的臉。

 「妳是真不知嗎?好幾次聽到妳要給別的男生載,我都快噴火了~沒看見我的眼睛在瞪妳呀!」

 「原來……那不是錯覺呀?」紫稜又向政緯甜甜的笑了笑。

 「妳果然是愛上了暑條和熱可可。」政緯沒好氣的說。

 天啊,喜歡妳那麼久……妳竟然都……不知不覺,政緯在心裡哀嚎著。

 紫稜也朝政緯的臉頰親了一下,兩人相視而笑。

 陽光,真的好溫暖……


pen183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